PCGAMES MENU




文章搜索
游戏下载搜索
栏目精华
  最新更新:  
 
首 页 | 游戏新闻 | 游戏评论 | 下载天地 | 攻略心得 | 秘籍宝典 | 游戏小说 | 游戏教学 | BT集中营| 电脑专题 | 论 坛
 
 您现在的位置:电脑游戏 > 游戏小说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出云小巫女
[ 2005-04-28 14:56:49 ] 作者:游侠论坛·hongwuya

责任编辑:lilin1




  (这篇文章主要结构来自太阁五,算是借个路吧。其实老早就想为山中鹿之介写点什么了……:)

  (一)出云小巫女

  阴云低低地压了下来,海风卷著巨浪又呼啸而至,放肆地穿梭于松江镇的道巷中,呼呼地投掷在“出云宿屋”的金字招牌上,南来北往的客商浪人也急切地找寻而来,投身于这出云小镇中赫然伫立的安全庇护之所。

  掀开宿屋厚厚的门帘,里面是一派笑语嘈杂的春光,这里有各式各样的人:商人,武士,僧侣,甚至还有高鼻凹眼的南蛮人……我不知他们从何而来,不过却知道他们大多数都是为了这附近的出云大社而来,阿爹说他们都是来向大黑神祈求幸福的。

  我不懂什么是幸福,只是觉得每天在宿屋看各式各样的人是件有意思的事。常常从柜台后面溜过去,听各种口音讲述著离奇的故事,最让我心驰神往的是京都二条,那金壁辉煌、琼楼玉宇是怎样的繁华啊,我无法想象。

  镇东有一段废弃的城墙,没有风的日子,我喜欢爬上那里眺望远方的大海,看著进进出出小镇的人们。我固执地认为,那种走南闯北的生涯,比困囿于小镇多很多乐趣,但除了小镇我从来没去过别的地方。阿爹常说只有这出云小镇才是我可以给我安全和保护的地方。

  柜台旁边那桌上,几个衣著简仆的浪人,在豪爽地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一个大胡子端起大土碗仰头就干了,那个大胡子就是我阿爹——这出云宿屋的老板。阿爹一生四处奔波几十年,不知为何选择这松江小镇安居下来。其实我也不知道阿爹以前是干什么的,只是听别人说阿爹是从大海那边的中国逃难到此的,后被母亲一家救下,带著他来了这小镇。可惜我却没见过娘亲,因为她生下我没多久就病逝了。

  阿爹说他一生最珍爱三样东西:一是友情,二是美酒,三就是我——小夜。父亲的豪气在这出云是出了名的,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可他的朋友却遍四方,常常有奇奇怪怪的人和他一起饮酒。因为有南来北往的客商,世上许多珍稀美酒都可以在松江小镇找到,我还从来没见爹醉过,他的爽朗大笑是宿屋里最洪亮的声音,我常常担心屋顶会被他的笑声震垮。我知道阿爹很疼我,或许他很满意自己那样一个莽汉,竟会有这样玲珑白皙瓷娃娃般的亲骨肉,小时候他常常把我抱坐在膝上,逢人便夸耀,象是在炫耀一件精美的收藏品,而且这件收藏品是由他亲自造出来的。

  记得我六岁那年,阿爹的一位朋友从遥远的地方带来一盆樱粟,阿爹把樱粟花摆进了内室,竟然细心地天天浇水呵护,樱粟花终于一天天成活了,阿爹每天都要玩赏一番。可是,我觉得他对樱粟的宠爱超过了我,心里好生难过。那樱粟花嫩绿的幼芽骄傲地生长著,旁边还炫耀地托出一簇小小妖艳的花蕾,于是我趁爹不在,用剪刀把嫩芽花蕾齐腰砍去。阿爹回来象平常一样浇水时,发现樱粟花竟没了新芽和花蕾,暴跳如雷,我怯怯地承认,是不知情剪了好玩,阿爹蒲扇似的大手最终没有落在我身上,他对樱粟花也没了兴趣,从此,剪刀就成了我恶作剧的同谋。

  八岁那年,阿爹的南蛮朋友阿尔梅达带来一只幼犬,那家伙通体雪白,活泼乖巧,整天跟著阿爹进进出出,一副谄媚相,于是它成了阿爹的新宠。一天,我终于想到办法对付它,把它骗到厨房灌了一碗甜酒,它晕晕乎乎醉倒了,然后我把它颇为自得的雪白长毛剪得乱七八糟,它立刻变成了一条赖皮狗,从此它看见我就躲。阿爹最终知道是我所为,但还是没舍得打我,于是恶作剧就成了我每天生活中的最大乐趣。

  松江镇有个“八大害”的顺口溜,无非是些关乎猛兽毒虫之类的东西,后来竟有好事者加了第九害,那就是我-——“出云小巫女”,因为小镇上的人几乎都吃过我恶作剧的苦头。镇上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玩伴都是少年,我也和他们一样著男装,腰挂胁差,在小镇上演了一幕幕恶作剧。当然,最终帐还是算在了我的头上,爹一次次动怒,可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无辜神情,一次又一次让他心软了。

  一次,我照例灰头灰脸在外野了一整天回到宿屋,阿爹正在和一个僧人谈话,那僧人面目和蔼,却不知为何,我看到他就很害怕。爹招呼我过去,我战战兢兢走向他们,那僧人的目光象两柄寒刀,直视过来,然后咧开嘴微微一笑。他的一只大手向我伸过来,我吓得当场呆住不知进退,他的手在我头顶摸了一下,转头对我爹说:“顽劣点不碍事,以后她会遇到个跟‘月’有缘的人,那人便是她的克星。”爹似乎很相信那僧人的话,神色恭敬地把他送了出去。不知为何,我从来都有些反感那些僧人和尚,他们整天向人们宣扬无私无欲,而我却向往著那繁华俗世的生活。

  (二)出云阿国

  如果说我是“镇上一害”的话,阿国可算得上“镇上一宝”了。那真是个美艳妩媚的女子,却不知为何来这这出云小镇做舞伎。她的舞跳得极为出色,尤其是那段倾奇舞,更是倾倒无数男人。大多数男人见到她便双眼发直,她所到之处便是娇嗔笑语不断,她的身体游曳在宿屋里的男人中间,给这本已喧闹的宿屋更增添许多话题与调剂。

  阿国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人,我经常傻傻地盯著她的浅笑媚眼看,男人们都说她那样的女子是尤物,我也是女子,好奇怪,为什么自己和她一点不一样呢。她有数不清的漂亮衣衫,她的身上总是很香,她常常用异香扑鼻的汗巾擦净我脏兮兮的脸,然后用温暖柔软的身体把我搂在怀里:“唉!没妈的孩子就是无人照管。”我闭上眼睛,靠在阿国怀里,那一刻,我觉得她真象我母亲。

  阿国也象爹一样爱喝酒,只是她常常喝醉,她说喝醉了真好,可以忘记人世间一切烦忧。醉的感觉真的那么好吗,于是,我学他们的样,一咕噜灌了一整碗下去,不到一盏茶功夫,我便从高高的凳子上栽了下去,醉得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我才清醒过来,而我学喝酒的经历已迅速成为笑话在小镇上传播。我的头痛得厉害,喝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但为什么每天宿屋有那么多人来买醉呢。

  十四岁,初潮。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胸部一天天开始胀痛,这让我羞于启齿,一天,我惊恐地看到下体流血不止,尖叫著冲到阿国那里。阿国一看就明白了,微笑著告诉我这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以后我就会成为真正的女人,会长得象她那样漂亮。我真的会和她一样吗,她美得娇艳欲滴,而我却灰头灰脑那么不起眼。阿国说我应该穿上女孩的衣服,不能整天和镇上的少年混在一起了。

  身体的变化让我终于意识到,我和镇上的少年是不一样的,不得已穿回女人的衣服,当然没办法再腰挂胁差扮武士了,虽然心里整天不安分地怀念著从前的欢乐时光,但也只好规规矩矩呆在宿屋里,爹看了很欣慰,似乎终于松了口气。镇上的那帮少年因为群龙无首,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从此,可以陪我一起玩的就只有阿国,可她每天似乎都很忙,她浅笑似嗔地周旋于各式各样的男人中间,我很奇怪每晚她和一个男人去了客房,第二天就能得到大把大把的铜钱,我去问爹,爹说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好奇心一天比一天更抓挠著我的心,但没有人肯告诉我答案,于是我决定自己去瞧瞧。一晚,阿国照例陪一个男人喝了很多酒,然后两人去了客房,我终于找到机会,悄悄潜到她去的客房窗外,找个缝隙朝内窥去。透过帘子的半遮半掩,看到桌上点著一支蜡烛,室内的物件依稀只见轮廓,塌塌米上的情形不甚清晰,只有阿国的脸映照在烛光之下。那张艳丽脸庞上一片潮红,更增添一种诱惑妖媚,她闭著双眼,嘴角却漾起浅笑,一种似醉非醉的神情,那娇嫩柔滑的身体似被那男人一下下震荡著,微翕的口中发出阵阵低吟,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他们在干什么,我还是没看明白,这个疑惑一直困扰著我。

  我的身体在一天天地变化著,洗澡的时候,当水缓缓滑过我的身体,我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它开始变得越来越象阿国,怯怯地触摸自己,那种柔软光滑的感觉,让自己欣喜又害怕。闲来无事时,阿国喜欢找出她那些美丽的衣饰,给我梳妆打扮一番,她说我天生是美人坯子,将来会有很多男人爱我。她的话我不明白,我问她什么是“爱”,“爱”是不是就像她和那些男人在床上那样,她浅笑不答,捏捏我的脸:“小丫头,你以后会明白的。”我被她装扮起来后,好喜欢看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于是,在镇上的少年面前,学著阿国的样,搔首弄姿一番,他们竟然用那些男人看阿国的目光直视我的身体,我发觉这可真是件有意思的事。

  (三)奈佐日本助

  每年春天,都有一队水夫护著一些商队经过松江,京都的豪商们常常从近畿运些当地的特产到平户去贩卖给那里的南蛮商人。然后从平户带回大量珍奇的南蛮物,这样往往获利很是丰厚。水夫里有个叫奈作日本助的少年,是我从小就认识的,我们曾在客栈后院较量过很多次,我当然打不过他,只是我每次都使诈,他从来没赢过我,每次把他气得咬牙切齿:“八嘎,小子,等我明年春天回来,咱们再来比试!”

  但这一年春天他再来的时候,我已换上了女装,无可奈何地坐在柜台后面发呆,我们当然不可能再比试了。他见了我的面,神情真是可笑,吃惊得嘴张开半天合不拢:“你--你原来--”成为女子真无奈,我连比试的对手都没有了,仔细打量他,昔日船队里的小奈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一个高大强壮的汉子。没有了比试,我们只好坐在城墙上聊天,因为他从小就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我缠著他讲旅途上的奇闻轶事。我问他京都是不是真的那么繁华,他点点头,向我细述著京都城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商贾云集的热闹集市,还有神秘辉煌的皇宫,我觉得自己已经听痴了。

  渐渐天色暗了,我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却象无底洞般填不满。我突然想到那个僧人说的话,不由得望向夜空:镰刀般的月亮浩渺悠远,在遥远的地方注视著我,它真的可以主宰我的命运吗?对于僧人的预言我将信将疑。

  偶然看见,他腰间挂的胁差,十分精致,顺手想抢过来看看,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们武士人的刀不能离身的。”他的大手捏得我骨头都要裂开了,哪里挣得脱,但我怎么肯服气,象从前那样和他厮打起来。当胸给了他一拳,他竟然不还手,还顺势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臂。这下子我什么招都使不出了,只好抬腿乱踢,他竟然一侧身,就重重地把我压在了身下。天哪,他好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双手也被他钳住,我这下子是彻底没辙了,他得意地说:“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我还从来没输过,张口就向他的手臂狠狠咬下去,他只是皱了皱眉头,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在我耳畔说:“嘿嘿,这次总算制服你了吧。”我心想,完了,今天彻底栽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想到了对付爹的办法,对付男人可能都有效吧。我立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眼中泪光盈盈:“你把我弄疼了……呜……”他吃惊地盯著我的脸,呆了片刻,立即放开我:“哪里弄疼了,我瞧瞧。”我随即一个翻身,重重踢了他一脚转身就跑,边跑心里边想,这次是输惨了,那个该死的僧人说我以后会遇到克星,怎么这么早就遇著了。

[1] [2] [下一页]

      


正在加载评论,请稍候…

相关文章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明智幕府の篇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织田市之舞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大明东征记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 ——家园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肝付家
· 评弹:我眼中的信长,秀吉和家康
· [日本战国小说]有马义贞奋斗史
· 日本战国姬传——详述与评析
· 日本战国麻将大奖赛(群雄称霸)
· [微型小说] 狙击手
精品下载
图文推荐

《活体解剖者:人面兽心》截图先赌
《地狱之门:伦敦》新图放出

5月2日《天堂II》开启免费叁章体验服务器

[投票]4月23日我们在哪里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