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GAMES MENU




文章搜索
游戏下载搜索
栏目精华
  最新更新:  
 
首 页 | 游戏新闻 | 游戏评论 | 下载天地 | 攻略心得 | 秘籍宝典 | 游戏小说 | 游戏教学 | BT集中营| 电脑专题 | 论 坛
 
 您现在的位置:电脑游戏 > 游戏小说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阵中记
[ 2005-04-30 23:09:17 ] 作者:游侠论坛·卡布基诺

责任编辑:lilin1




  (一)贞昌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看到的一切景物,都带着一抹血色。


  残阳西照,依旧和往日一样洒在长筱城头上,带着些许残酷,带着些许讥诮。


  四周一片静谧,只听得见风中大旗猎猎的飘扬声,士兵们浓重的喘息声,阵前啄食尸体乌鸦的聒噪声。武田军的攻势又一次被我们打退了,可是为什么我总还觉得可以听见刀剑交击声,呐喊声,厮杀声?


  我已经记不清到底打退了敌人的多少次进攻,只是每次回头查看身边的勇士,却发现人数一次比一次更少了,刚才我清点了一下,全城我还有14个族人,七族五老15人,武将35人,杂兵70人,还有4天的粮食,而我们,已在长筱最后的据点--本丸。


  城外的武田军势,还有15000人。


  我已无退路。


  让该来的都来吧,我要让甲州兵知道,什么是三河武士的荣誉!即使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他们也不用妄想让我低下我的头颅!我要让他们不得不在长筱城下记住我的名字,终身难忘!


  我叫贞昌,长筱城主奥平贞昌!


  * * *


  在武田家侵攻奥三河以前,这片土地是由号称“山家三方众”的田峰菅沼氏、长筱菅沼氏以及本家作手奥平氏控制着,奥平氏在桶狭间合战时就归属了松平家,元龟2年,信玄公大军侵袭三河,在绝对的优势兵力下,父亲贞能大人不得不含泪归顺了武田家,可是世事无常,两年后的天正元年,信玄殿辞世,当家康殿不记前嫌邀请奥平家再度入仕德川氏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感到,天下的天平即将再度倾斜了,出于武士的义理,我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家康殿的要求,甘愿做德川家的排头兵,以报答家康殿的仁慈与宽容,即使,那意味着不可避免的战斗。


  不出我的所料,胜赖小儿狼子野心,在天正三年的4月,就开始了对三河国的进攻,而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我这个他眼中的叛贼。4月21日,武田军势开始侵入三河,5月1日,完成了对长筱城的包围,胜赖的本阵,就设在离大手门只有一里的医王寺山。


  我坚信,虽然敌军势大,可是,长筱城我军一定可以守住,因为我有信念、血性,还有我生死与共的五百勇士!


  5月11日,地狱之门开启了。


  敌人不断的涌上来,黑压压的一片,手持着由竹子编成的盾牌,象波浪一样不断的拍打着城门,城中的将士们沉着迎战,用弓箭、铁炮打死武田军800余人,打退了他们的第一波攻势。


  可是对于我军来说,敌人似乎拥有无限的回复力,虽然勇士们奋勇作战,可是,传到我这里的,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噩耗:


  侍大将今泉内记,战死。


  后藤助左卫门,战死。


  谱代家臣,79岁高龄的设乐雅乐助重次,战死


  ……


  我不能哭,我要忍住眼泪,把悲痛转化成对胜赖小儿的无比痛恨!


  到5月14日深夜的时候,我军已经退守本丸,城内城外,狼籍着无数敌我双方的尸体,武田军似乎改变了战法,开始在泷川、大野川筑起栅栏,把长筱城团团围住,意图困死我军。


  局势的艰难是无可否认的。我手下还有100余将兵,固然,他们可以以一挡百,可是,城中已经几乎没有粮食了,我不得不向家康殿再次紧急求救,现在的问题是,谁能有这个本领突出重围呢?


  望着身边那一张张被烟熏得黝黑、但始终带着坚毅神色的脸,我的视线模糊了……多好的战士们啊!困守孤城,宁死不降,他们一个个都有着金子都换不来的忠诚啊!让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冒死去冲破大军的包围,那是多么残忍的命令!我决定,让他们自己来选择,谁来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沉默,一阵可怕的沉默。


  “我去!”一个浑厚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僵局。


  我循声抬头,令我惊讶的是,这个自动请命的人,居然是个杂兵。


  “我从小生长在长筱,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现在天色已晚,我会从守兵比较少的野牛郭污水出口爬出去,如果神佛庇佑,每年这时节凌晨都会起雾,我会趁着大雾从泷川游出去。一切顺利的话,您将会看到狼烟从雁峰山上燃起,那就表示我已经冲出了重围。”


  我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千言万语,都已经尽在不言之中。


  “你有什么要求?如果你愿意,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旗本武士!”


  他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那也要等我有命回来!我只有一个要求,”他顿了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只要求您不论成功与否,都能记住我的名字。”


  “我叫做鸟居强右卫门胜商!”


  说完,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带着一种无畏的坦然,静静的走下了城头。


  我永远都不能忘记,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


  数小时后,我们激动的看见,狼烟从雁峰山上,傲然的直冲云霄。


  * * *


  离强右卫门突围求援经有将近2天了,我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然而,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逃跑,有的只是与甲州军做战到底的勇气!


  城下一片骚动,武田军的阵营有些不寻常的动静,我振奋起自己的精神,提起长刀,准备迎接敌军的攻势。


  出乎意料的,这次敌军并没有展开攻势,而是从后方推出了一个大大的木架子,在火把的映照之下,我似乎觉得那是一个我所熟悉的人,那是……


  那是鸟居强右卫门胜商!


  我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强右卫门居然落到了敌人的手里!到底他到过冈崎了吗?他带来的是什么消息?他会不会因为敌军的胁迫而传递假消息呢?要知道,这时候援军无望的消息,就意味着斗志的瓦解,城池的陷落啊!


  “安静!安静!”我听见对面的卫兵在维持着秩序。


  我屏住了呼吸,这将是对我命运的宣判。


  月光和火光交杂着映在强右卫门的脸庞上,似乎看不出他有一丝畏惧的神色,相反的,他显得激动而兴奋。


  时间凝固了,那一刻,对我而言,仿佛是永远。


  “信长公的大军已到冈岐!援军将在三日内赶到!”


  两军哗然。


  强右卫门身边的武士大惊失色,凶狠的叫嚷着:“你居然赶违背胜赖主公的旨意!你不是答应了报告援军不能前来的消息了吗!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等着你的是什么下场,你还没有觉悟吗!”


  刹那间,我明白了一切。


  两柄长枪,眼睁睁地在我眼前,刺进了强右卫门的胸膛。


  奇怪的是,强右卫门似乎感觉不到痛苦,他带着笑,带着骄傲,奋起最后的气力,大声的呐喊着:


  “援军即将赶到,大家要坚持住!……”


  话音刹那断绝,又是两柄长枪,刺进了不屈的胸膛!


  血,飞溅,那几柄长枪,仿佛扎进了我的心里!


  身边的士兵们,血红了双眼,牙齿咬得咯咯做响,只等着我的一声令下。


  眼泪,尽情的淌在脸上,我低吼着,举刀向天。


  “杀!!!!!”


  军士们跟在我的身后,冲出了本丸……


  鸟居强右卫门胜商,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5月16日夜,长筱城,仍在我手!



  (二)信长



  我很想砸开胜赖那小子的脑袋看看,到底里面装的除了肌肉还有些什么?


  他到底有没有遗传到他老子信玄的一点智慧?难道去年靠着内应攻下了我方的明智城和高天神城,他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他是昏了头了!


  信玄公在日,我尚惧他三分,当日三方原一战,甲州骑兵确实所向披靡,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一只羊带领的狼群,未必能战胜一只狼带领的羊群,况且我织田-德川联军还有胜家、一益、秀吉、利家、忠胜、忠次、康政……可谓是猛将如云,他安敢轻启战端?


  信玄辞世不久,甲信内乱渐生,况且北方还有上杉家在虎视耽耽,此时挥兵西犯,可谓不智之极,自信,并不能和实力划上等号,论智慧,他还比不上他老子的一根汗毛!就凭这,即使他天生武勇,在我眼中也只不过是只待宰的小羊羔而已!


  5月13日,我接到了家康的求救,德川家是我的盟友,三河是尾张的门户,既然这一战无可避免,那就让甲州兵尝尝我尾张铁炮队的厉害吧!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时不我与,军贵神速,我决定调集3000铁炮,30000大军,马上从岐阜出发。


  部下们对信玄的死还是半信半疑,我知道他们纵然嘴上不说,心里对武田军的不败神话还是有所畏惧的,为了鼓舞士气,当晚我驻扎在热田神宫,向神佛祈祷,结果得到了大吉的卜辞,军心为之大振,将领们也终于有了笑脸。


  哼,他们懂些什么,在我信长面前,普天之下的万事万物都要向我低头,神挡杀神,佛阻杀佛,神佛也畏惧我信长的威势!


  5月14日,我军到达冈岐城,15日,我召集了诸大将,召开军议。


  在三方原之战后,我就对武田军的战法做了一定的研究,我发现他们的战法是有迹可寻的。每次作战,武田军都是先用号称天下无敌的骑兵先进行冲锋,造成敌人的混乱,再用步兵后续跟进,骑兵趁势返回突击。所以,要想战胜甲州军团,最重要的,是挡住武田赤备队的第一波攻击。


  我为此苦苦的思索,骑兵队冲击的要素是什么?当然是要有广袤开阔的地形!为了发挥铁炮的最大威力,我放弃了可供织田--德川联军30000人以上大军进行大合战的广阔平原有海原,而选择狭长的设乐原作为决战之所。设乐原北有太山,南有丰川,中夹宽为两公里的平地,我决心就凭借着这浅浅的连子川,在西岸布阵。当离开岐阜的时候,我曾经下令每名士兵都要准备好一根直径10厘米的木材,现在终于可以发挥作用了,我下令在长筱北之丸山至丰川一带布下三条长度为四十町的防马栅,以减弱武田骑兵进攻时的威力。


  如果这些都不能奏效,那么,我还有一招最后的秘密武器!


  火绳铳瞄准精度差、射击距离近、故障发生率高,而且射击速度慢得惊人,它的威力看似比不上骑兵的强势机动力和攻击力,所以上杉家、武田家即使有铁炮队,也只使用在守城的时候,我决心在此次合战中采用前所未有的壮丽战法,把3000铁炮队分为三个梯队,布置在防马栅后,一队填药,一队瞄准,一队发射,这样可以大大减短发射的时间,不给敌人以冲锋的间歇,我把这种战法,取名叫“三段射”。


  武田军一定会对这份礼物感到“惊喜”的!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胜赖小儿那时的表情了!


  军议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忽然武士来报,被重重围困的长筱城派出的求救使者居然冲破了千难万险到达了冈岐城,我不由的有点佩服那个勇敢的家伙。


  被带到我面前的那个使者似乎已经筋疲力尽,全身都被水湿透了,头发蓬乱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身满脸似乎都写着两个字--疲倦!他自称叫做鸟居强右卫门胜商,向我详细的说明了这几天武田军的攻势,城中的损耗,并恳求我马上发兵解救长筱城的危机。


  我当机立断,决定明天就出兵设乐原。


  他听见我的命令被迅速的传递了下去,整个人不由的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看得出,他能够坚持到冈岐,靠的就是着求救的坚定的信念。


  我有点欣赏这个忠心为主的家伙:“强右卫门,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你已在我方的领内,现在下去好好的休息吧!”


  他安静的躺在地上,忽然眨了眨眼,说:“谢谢信长殿下的厚意,不过,城中的伙伴还在殷切的盼望着回音,所以恐怕要辜负殿下的好意了。”


  旁边的武士怒喝着要冲上前去,想惩罚这个胆敢躺在地上和我说话的大不敬之徒,被我挥手制止了。


  “那至少吃个饭再走?”


  “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稍微在地上躺一会儿……我有点累……没有时间吃饭了,我必须马上出发!”


  他就这么静静的在地上躺了几分钟,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向我行了个礼,迅速的向城门的方向跑去。


  虽然我并不怎么相信神佛,不过,此时,我还是在心中默默的向神佛乞求这个勇士应得的幸福和平安。



  5月16日,我织田军30000人,德川军8000人,从冈岐出发,17日,到达野田城,18日傍晚,兵至设乐原。


  我把本阵设立在设乐村极乐寺山,立即下令开始修筑防马栅,至19日全部完工,在20日晚,我召开了战前最后一次军议。


  众将纷纷献计献策,我沉默不语。毕竟武田军的赤备骑兵威力惊人,也许示敌以不敢战,能够起到诱敌的效果。是否让佐久间右卫门信盛前往诈降?我沉吟着。


  这时,德川殿的部下,素以骁勇善战闻名的酒井忠次说话了:


  “武田军已迫于我方的威势,于17日不得不放弃了对长篠城的包围,只留小山田昌行、高坂昌澄、室贺信俊约2000人在城西布阵,以监视长篠城,同时武田军后方的鸢之巢山据忍者来报只留有约1000人的备队,我提议,奇袭鸢之巢山以解长筱之围!”


  众将为之哗然,的确,在武田军鼻子底下运动到敌后方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们纷纷表示反对。可是忠次涨红着脸说假如找到当地人做向导,这不是不能办到的事情,双方争执的面红耳赤。


  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荒唐!做战不是儿戏,怎么可以用这么幼稚的办法!我要一战消灭武田军的主力,小小的长筱城丢不丢根本无关紧要!来人啊,把这个傻瓜给我轰出营去!”


  忠次的鼻翼不停的抽动着,可以看得出是强忍着怒气,退出了营帐。


  “明日以守备为主,不得私自出击,散会!”我颁布了命令。


  其实我颇为欣赏忠次这个大胆的主意,只是兵不厌诈,好的计谋在实行以前,是不能宣诸于六耳的,于是在夜半时分,我把忠次叫到了面前。


  “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你的计策绝对是可以制胜的好计,呵斥你不是我的本意,只是为了保密。”


  “命你即刻率领3000人马突击鸢之巢山!抄敌退路!”


  “责任重大,忠次,你自己也要保重!”


  说完,我将早已准备好的极品盔甲--瓢缮板,亲手郑重的穿在了他的身上。


  不善言辞的忠次刹那间热泪盈眶,他拜服在地上,只说了八个掷地有声的字:“有死无生,无功有死!”说完,转身而去。


  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果然,两个时辰之后,忍者来报,忠次部以当地人菅沼新八郎为向导,越过松山、菅沼山之后突袭鸢之巢山,武田留守队大乱,夜袭成功,敌军后路被断。



  我站在设乐原的旷野上,呼吸着凌晨新鲜的空气,真正的战斗,尚未开始。


  军力,我方联军38000人,武田方连被击溃的一部算在内,只有15000人;


  士气,我方夜袭成功,军心大振,而武田方后路被断,自然军心委靡;


  地势,狭窄的设乐原,有利于我方的铁炮射击,却不利于武田骑兵的突击


  武器,我方有最先进的铁炮队,武田方则有称雄天下的赤备骑兵


  ……


  鹿死谁手,尚不可知,然而,我似乎看见胜利女神,在对我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满身疲惫地躺在地上的年青人,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1] [2] [3] [下一页]

      


正在加载评论,请稍候…

相关文章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出云小巫女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明智幕府の篇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织田市之舞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大明东征记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 ——家园
· [我的战国系列小说]——肝付家
· 评弹:我眼中的信长,秀吉和家康
· [日本战国小说]有马义贞奋斗史
· 日本战国姬传——详述与评析
· 日本战国麻将大奖赛(群雄称霸)
精品下载
图文推荐

黑暗中的掠夺者《潜行者》最新画面
FALCOM公布动作RPG新作《RINNE》

《奇迹》圣导士属性点加法大讨论

《魔兽世界》最新壁纸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