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GAMES MENU




文章搜索
游戏下载搜索
栏目精华
  最新更新:  
 
首 页 | 游戏新闻 | 游戏评论 | 下载天地 | 攻略心得 | 秘籍宝典 | 游戏小说 | 游戏教学 | BT集中营| 电脑专题 | 论 坛
 
 您现在的位置:电脑游戏 > 游戏小说
[过期罐头]一个兽人的奥德赛
[ 2005-06-24 18:14:39 ] 作者:游戏天地论坛·欲望的旋涡

责任编辑:lilin1




  “就叫我阿空加瓜吧。”绿皮子的兽人这样说的时候,对面坐着一个他刚从海里捞上来的牛头人。牛头人浑身长满藤壶、贝类和海藻,看上去活象披着一件由小圆片连缀而成四处缀着缨络的盔甲,或者一头骨骼长在外头的熊,这说明他在海水里泡的时间已经不短。

  湿淋淋的牛头人先是沉默不语,他的眼神折射出他并不相信阿空加瓜就是兽人的真名,这有什么关系呢。实际上,“阿空加瓜”这个名字来自已经消亡的古代汗语,“空加瓜”意思是爱说空话的傻瓜,“阿”字作为前缀增加了这个名字的亲切感。汗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因为爱出汗而得名,为了这个他们不得不时常喝下大量的自来水,因此欠下了上海自来水公司巨额的水费,后来上海自来水公司派人切断了供水,汗族和它的文明就此渐渐消失了……这样厚颜无耻地吹嘘一个远古种族的伤心史似乎没有什么意思。

  阿空加瓜坐一个大号的救生圈边沿上,腰间别了一把木工小斧头和一把小折刀。为了保持平衡,他的对面坐着有一个刚捞上来浑身长满藤壶、贝类和海藻的牛头人。他们互相瞪着打量着,眼里只有对方和对方身后的大海,而从鱼的视角来看,就是头上有一个圈,圈中垂下四条黑乎乎毛茸茸的肉棍,错落有致,不时随着波浪轻轻晃动;如果从海鸥的视角来看,则是无边的大海上水母似地漂着一个圈,上头坐着两个光头(其中一个还长着犄角),在烈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牛头人静静地看着阿空加瓜,耷拉眼角,神色忧伤,水沿着额头上的苔藓滑落,似乎看破了阿空加瓜和他的救生圈没什么油水,这不是一个合适的被搭救的时刻。牛头人的沉默给人一种错觉,于是阿空加瓜掏出小刀,妄图从牛头人的身上刮海贝和海藻吃,他很快发现那些东西已经和牛头人的皮肤长在一起了。他以一个外科大夫和一个饥饿食客的双重眼光看看那些海藻,又用一个拳击手的眼光打量一下牛头人的臂膀,遗憾地叹口气,收起刀子。牛头人看上去仍旧目光忧郁,烈日当空,他的目光越过阿空加瓜的肩膀,搜寻天边最亮的星星。“我思念着遥远。”他开口说,而且是山西口音。对此,阿空加瓜回答说别傻逼了,这种狗屁时刻并不适合搞文艺。但牛头人说这就是他的名字。接下来牛头人口齿伶俐,完全颠覆了他之前的寡言给人的第一印象。

  “当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爸是个文学青年,”牛头人说,“而我妈则是个文学女青年。”从牛头人的叙述中,阿空加瓜可以得知牛头人的父亲一直对这段搞文学的经历讳莫如深,所以恶毒地猜测他在二十五岁之前所有女朋友和×伴侣都是一些文学女青年,但是她们都被另一些文学青年或者文学女青年诱拐,“到头来,不过是一个换妻俱乐部而已”。愤怒的文学青年从而远离“文学”,但他的妻子,一个女文青,死不悔改,所以牛头人又很文艺地叫作遥远懦夫司机……

  “很好,”阿空加瓜挥挥手打断遥远懦夫司机,现在他饿了,他认为什么也不能阻止他来一碗扬州炒饭,但是这里看上去并没有扬州炒饭。阿空加瓜绝望地看着大海,此时大海开始波涛汹涌,似乎怒气满腹,头顶上有乌云开始聚集起来,远方水天相连。他想起出发之前竟没有去玉林串串香吃上一顿霸王餐,不由得又忧郁起来。

  “怎么?”牛头人关切地询问他的新伙伴。阿空加瓜就说:“我在想,你泡在水里的时候都吃什么。”阿空加瓜毫不掩饰他的饥饿,他打算设法驱使牛头人给他弄点吃的来。牛头人说,他通常吃一些水母,但是鲨鱼更经饿,常常需要割破皮肤流出血液来招引它们。“它们的嗅觉都很灵,水里放个屁大老远它们都能闻到。它们劲儿非常大。”听遥远懦夫司机讲述他如何一个星期诱杀掉十七条鲨鱼,勒断它们的脊椎,放任整个鱼身漂浮着腐烂却只吃鱼翅尖端的那一点嫩肉,让阿空加瓜又饿又妒。“鱼翅很嫩,味道不怎么样。”牛头人从嘴里掏出假牙擦了擦,“别的地方咬不动。”阿空加瓜拿出小刀划破皮肤,挤出几滴血来,黑色的背鳍成群出现在近处海面上。到了一定距离,它们不再游近前来,看上去它们认出了牛头人。“凶手!”鲨鱼们怒吼着,一哄而散。阿空加瓜毫无办法可想,只好趴在救生圈上一动不动。

  此时夜幕低垂,南方天际一片黑暗,大海开始翻腾。不一会儿雨点就已经纷纷打在两人身上。看着暗淡无光的雨水,兽人十分惊愕。充满硫磺气味的黑夜把兽人和伏在水面上的救生圈严严实实裹了起来,静静的宽大的救生圈施展出它所有的软弱无力的手段抵抗着高高卷起咄咄逼人的巨浪,巨涛每一次涌动都把他们埋没在浪头里,把水母一样漂浮着的橡皮救生圈抛来抛去。海水中的气体因为互相碰撞而溢出,又弄得到处都是一股子精液的味道。浪涛每一次把他们埋进去,他们都憋气憋到青筋毕露才得以把脑袋伸出水面。阿空加瓜难过得要死,恐惧如钢刀直刺心脏,他很后悔下海前竟没有至少来上一碗扬州炒饭。牛头人却安之若素,他用强有力的臂膀紧紧箍住救生圈,箍得可怜的橡胶发出“吱吱”的声音。

  满月出来了,斜前方隐隐约约有一些黑影。海水如同一堵黑色的巨大高墙倒坍下来,他们在海水里憋了足够长的时间,几乎死掉。从水中穿出来的时候发现正坐在浪尖上,前方是月光照耀下的沙滩。

  在淡蓝色的天空上有一些白色、黑色的海鸥在飞来飞去盘旋,天空上还有一些白色的网状云渐渐飘散,这就是昨夜大风暴过去之后留下来的全部痕迹。沙滩上散布着一些七零八落的鱼虾蟹之类,还有被海浪冲上来的一些浅棕色海藻,这些原来都生长在一定深度的海水下面。在北边与东边的方向上,水平线朝远海空旷的天边拓展开去,但是在朝西的方向上,视野被一处悬崖峭壁遮住了,悬崖一直伸进海里。这原来是大漩涡西南边上靠近卡利姆多的一个孤岛。

  一个穿夏威夷衫手持火枪的白人站在兽人和牛头人面前,他戴着墨镜,看上去像是来度假的观光客。“原来你们还活着,”那人说,“今天是星期四,可惜是两个人……星期四其实是个不错的名字,我觉得。”然后他介绍自己:“鲁滨逊,鲁滨逊?‘司若伯’(throb)?克鲁索,本岛的总督和驻军司令。”阿空加瓜觉得他在学一个著名的英国间谍。鲁滨逊让那两人跟他走,一条小径若隐若现地通向莽丛深处。

  岛上只有两个居民——白人鲁滨逊和黑人星期五,这是阿空加瓜小时候看《鲁滨逊漂流记》得知的。但是越往岛内部走,兽人越能看见一些令他惊愕的东西:若隐若现的小径渐渐变成了一条高速公路;明明只有两个人居住的岛,莽丛深处却修建了高速公路、地铁、商业街和成排的居民小区。这些公路有十六车道,路灯隔离带护栏收费站人行天桥地下过道一应俱全;这些商业街铺着富丽堂皇的大理石地面;这些小区有着齐整的规划,有着巴洛克风格的雕塑和喷泉,有绿地,一些地方还有室外健身器具。透过密密的树梢,甚至能遥遥地看到远方矗立着一座酷似成都无缝钢管厂的烟囱。那些空旷的建筑空落落地立在那里,一个黑人奔走其间,正气喘吁吁地使用各个小区的室外健身器械,为杳无人迹的小区增添一些人气。鲁滨逊用手机打了个电话,黑人一溜烟跑开了。

  总督和客人进入官邸的时候,午餐已经准备好了,星期五一身听差服色站在餐桌旁边。总督鲁滨逊的房子酷似白宫,门牌上写着“唐宁街11号”。享受饭后甜点的时候阿空加瓜指着那些空无一人的房屋问“这是为什么?”鲁滨逊回答说,那是为了预备迎接新的居民入住。“比如,你们。”他又补充说,朝鲜人在三八线以北建了一些外表光鲜空无一人的板房,是为了统一后迎接南方同胞准备的,他这是在向深谋远虑的朝鲜人民学习和致敬。

  之后,鲁滨逊提议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星期五以外的其他人说话了,如果新来者不介意,他想要听听两个漂流者的故事。他又说,出于礼貌,他应该先讲他的故事。说着他掏出一本书来,封面对着那两人,念道:“《鲁滨逊漂流记》。”然后又把书放回去,这就算讲完了。

  西里伯斯的牛头人老实而健谈,他继续他在救生圈上的老一套:“当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爸是个文学青年,而我妈则是个文学女青年……”从幼儿园到大学事无巨细。遥远懦夫司机提到他在伏伊伏丁纳服役的时候,阿空加瓜刚好从午睡中醒过来,牛头人的长篇小说正要进入尾声。“凯尼?血蹄说,我们也要有海军,我们就造了一艘船,”他回忆说,后来这艘牛头人的第一只战舰被海水泡散了架,可能是制造工艺不过关,但他没有提到经常在甲板上进行的战争践踏的训练,“我跟伙伴们游散了,在海里待了三个星期,遇见了他。”他是指睡眼惺忪的阿空加瓜。

  先前的酒让阿空加瓜口干舌燥,只得长话短说:“我的家乡在遥远的西南方的一个叫科科伏柯的岛子上。所有的地图上对这个岛屿都没有任何标示——真正的好地方是从来不上地图的。很早很早以前,我身披草衫放牧山羊于故乡的林莽之中时,心中就有一个念头:要走出去,见识见识水手是些什么样的人;还要到人类的国度中看一看。我的父亲是酋长,叔叔是祭司的头儿,而我的母亲则是英勇的战士的女儿,我的血管里流淌着部落之中最为高贵的血液。一次,一艘从但泽开来的蒙古圆头帆船克尔梅克号停泊在我父亲统治下的一个港口。我很想乘上这条船去人类的国家里去看一看,可是船上的水手名额已经满了,当酋长的父亲也帮不了我的忙。于是我划了一只独木舟,躲到一个一边是珊瑚礁一边是大片红树林的海滩的海峡里,这是那条大船的必经之地。等大船一来,我便划着独木舟冲了出去,伸出手去,一把抓住船舷,直扑甲板,死死地抓住了锚钉。我当时决心之大,除非他们把我砍碎扔回海里,否则绝不下船。船长吓唬我,把刀架在了我的胳膊上,可是我看出他在虚张声势。后来答应我留下来,这样我成了一名走私水手。

  “一周前,一艘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的美国潜艇在夏威夷海面上浮时撞翻了我们的船,我们走私的货物里头有卖给山岭巨人的救生圈,我靠它漂流到这里。”

  “十分精彩。”鲁滨逊说。他说完这句话后,时间剧烈地跳过一个月,兽人和牛头人已经完全对这个岛子了如指掌。他们住在最靠近森林的小区的一幢别墅里,房租以虚拟出来的岛上的货币结算,付给并不存在的房东,这其中有一部分以税金的形式流动到总督那里,作为只有一个人的****运作的开支。但牛头人有家不归,成天在林子里和岩羊弧猴野猪厮混,搞得火烈鸟们很不安生,这跟一些大学生天天泡在网吧里大呼小叫地打CS或是WOW让另一些在网吧写稿的人很是反感没什么两样。很快岛上的泡面和火腿肠被牛头人吃个精光,每只岩羊都能将遥远懦夫司机的身世和当兵时那些破事儿倒背如流,其中失眠的往往来找牛头人求他讲故事。阿空加瓜不大说话,总有几次聚会后他脸色铁青地回来,“这些××!不要说电脑和游戏机,连副麻将都没有!”又像个大学生一样跑到那些空无一人的居民小区楼下尖着嗓子大叫:“女人!我要女人!”整夜,鲁滨逊和星期五听着阿空加瓜凄厉的嚎叫,辗转难眠。



[1] [2] [3] [4] [5] [下一页]

      


正在加载评论,请稍候…

相关文章
· 五一专题:人类,我们民兵力量大!
· 五一专题:侍僧,For the Lich King!
· 五一专题:小精灵,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 五一专题:苦工,被太阳晒得脸蛋黝绿黝绿的辛勤劳动模范哟
·《冰封王座》热键修改秘籍
· 暴雪失血:前副总裁BILL等4高层集体辞职
· 史上卖得最快的PC游戏《魔兽争霸3》
·《魔兽争霸3》请台湾玩家参访暴雪总部
· 《魔兽争霸2:黑潮》秘技修正
· 《魔兽争霸2》战网版秘籍
精品下载
图文推荐

盛大?网易?上海育碧将鹿死谁手?
攻略宝典月刊6月下-《地城霸主》系列攻略秘籍全列表

募集第一波进入《恋爱盒子》浪漫因子

6月24日《热血江湖》龙吟出鞘闹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