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GAMES MENU




文章搜索
游戏下载搜索
栏目精华
  最新更新:  
 
首 页 | 游戏新闻 | 游戏评论 | 下载天地 | 攻略心得 | 秘籍宝典 | 游戏小说 | 游戏教学 | BT集中营| 电脑专题 | 论 坛
 
 您现在的位置:电脑游戏 > 游戏小说
魔兽争霸原创小说·灰色驿馆
[ 2005-06-27 18:34:07 ] 作者:游戏天地论坛·加加不鲁根

责任编辑:lilin1




  远近闻名的大英雄鲁道夫·锤子在黑暗驿馆中死于非命的灰色阴影,在棒槌村的居民心中已经整整缠绕了二十年之久。二十年前的那个春日的傍晚,鲁道夫·锤子的妻子玛格丽特·小芳像往常一样站在夕阳笼罩下的棒槌村村口,等待自己战无不胜的丈夫高大的身影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生的英雄之子威廉·锤子正在用壮硕的小腿踢着母亲的肚子,玛格丽特·小芳感到了一股幸福的痛楚。夕阳的余辉散散漫漫地撒遍了整座村庄,村民们的身体都被染成了橘红色。橘红色的村民们围坐在一起,分别讲述着一段又一段温暖而幸福的童话故事。是时,这些善良的人们谁都不会想到,在距离他们村庄五十二公里处黑森林的黑暗驿馆中,大英雄鲁道夫·锤子的头顶上面会突然降下一道凄厉的闪电。在下一个瞬间,曾经战无不胜的英雄便会以一种面目全非的姿态倒在黑暗驿馆中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之上,在妻子的守望的眼神中默默消逝,在村民们所讲述的幸福故事中默默消逝。

  在鲁道夫·锤子牺牲后的二十年漫长时光中,威廉·锤子在村民们期盼的眼神中慢慢的成长了起来,玛格丽特·小芳似乎在儿子的身上依稀看出了丈夫当年的影子。于是小芳明白,儿子距离踏入黑森林为父亲报仇的时刻,已经不再遥远了。

  威廉·锤子在一个阳光恣意挥洒的早晨在整座村庄居民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踏上了通往黑森林的旅途。威廉身上披着的那件由父亲留下的青铜盔甲,在村民们期盼的眼神中愈发的沉重起来。他回头看了看那些守在村口的村民们,他们都在向他挥手,“我们等待你胜利的消息!”他们喊着,声音中写满了对他的信任。于是威廉·锤子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背负了太多人希望的他,已然丧失了退却的可能性。于是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早晨,体内流淌着英雄之血的威廉·锤子告别了自己的村庄,他知道黑森林在远方五十二公里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到来,于是他匆匆的上路了。

  似乎只是一瞬间,傍晚的黑森林便猛然出现在了威廉·锤子的眼前。在此之前,威廉穿过了一道又一道相似的风景,它们大多是还没有成熟的青涩麦田,于是在威廉的记忆中,他的旅途中一直布满了生机盎然的气息。然而一切似乎都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了,威廉在不知不觉之间便远离了那些秀美的景色,现在,黑森林无比真实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散发出了诡异的气息。英雄的后代威廉·锤子知道,自己的父亲在二十年。


  前曾经迈着坚定的步伐踏入了这座森林之.但而后,他却再也没有回来。威廉抬头以45度角看了看头顶上已经变成了青灰色的天空,期盼着英雄父亲的在天之灵能够带给他一些启示,然而他看到的只有一些面容模糊的云朵,那些云朵并没有聚拢成父亲的形象,于是威廉便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黑森林的深处,他摸了摸背在身后的宝剑与盾牌,而后便像二十年前的父亲一样,坚定而从容的踏进了黑森林去迎接自己的命运。

  威廉·锤子的寻找在黑暗降临之后开始变的无比艰辛,他用背后的宝剑探询着眼前陌生的道路,冷冷的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洒在了他的周围,这个时候维廉又一次想到了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的父亲,父亲的身影似乎若隐若现的漂浮在了月光之中。威廉紧紧的跟随着那个如同雾气一般的身影,在穿过了一颗又一棵冰冷的大树之后,一片灯火的光芒逐渐的逼近了他,他在接近那片灯火的时候,雾气般的身影便融化在了火光之中。威廉身边诡异的气息开始愈发的强烈了起来。他咽下了一口口水,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一些,二十年的沉重宿命已经近在咫尺,不容他有半点懈怠。

  威廉·锤子最终还是来到了黑森林深处的那座驿馆的门前,从门缝中射出的飘忽不定的灯光让他有些心神不定,他在那扇漆黑厚重的大门前犹豫了一下,随后便走上了台阶推开了它。他像一枚初秋时节从树枝上落下的微微发黄的树叶,最终还是被命运之风吹到了珍妮·素素的面前。
  厚重的大门伴随着年久失修的声音被威廉推开,黑暗驿馆的全貌便一下子跳了出来,天花板上高高悬挂着的吊灯上燃满了白色的蜡烛,它们的光芒因为地面上光滑如镜的黑色大理石的反射显得更加明亮。在微弱的月光下行走了许久的威廉被这突然到来耀眼光芒刺的几乎睁不开眼睛,于是他把手遮在了眼前。指缝间的世界变的狭窄而支离破碎,然而他还是很清楚的从指缝间看到了一个红褐色头发的少女,身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面无表情的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到来。

  威廉急忙将手从眼前移开,而后便将父亲留下来的宝剑指向了前方,他想要问问这个站在他面前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人,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少女便匆匆跑开了。他听见少女的脚落在楼梯上所发出的响声,那声音是敏捷而跳跃的。威廉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便尾随少女离开的方向追去,毕竟,这个少女是能帮他找到杀父仇人的最可能的人选。威廉的脚步声同样响起在了黑暗驿馆的大厅中,那声音是浑厚而有力的,距离少女的灵巧似乎十分的遥远。

  黑暗驿馆是在威廉踏上第七阶台阶的时候变的漆黑一片的,吊在天花板上的那些蜡烛在一瞬间便全部熄灭,威廉周围的环境随着他的视力一起消失了。他先是一惊,而后又试探性的向上走了一个台阶,然而,当他刚刚碰到那一级台阶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痛楚便突然爬上了他的脚踝。那股痛楚毫不费力的便刺穿了英雄那件几乎坚固不破的盔甲,深深的嵌到了威廉的骨髓之中。威廉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埋伏,他为刚才的轻率而后悔不已。然而尚未等年轻的威廉想出方法来摆脱窘境,一阵几乎是震耳欲聋的轰隆隆的声响便无比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一块体积惊人的石头以不断向下滚动的姿势来到了这个被捕兽夹束缚着的英雄后代的面前,算是对这个不速之客的一份问候。年轻的威廉在那块石头即将与自己亲密接触的时候便下意识的挥剑砍向了捕兽架的锁链,随即扶住楼梯的扶手纵身跳下,当他的双脚接触到驿馆一楼大厅地面的时候,那块巨大的石头也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那扇漆黑的大门上,撞击的巨大声响回荡在整个大厅中,将大厅的地面震的不住的颤抖。

  那名褐色头发的少女伴随着灯火又一次降临在了威廉·锤子的瞳孔之中,她手捧着一盏烛台站在二楼,模糊的烛光将她清秀的脸庞照耀的暧昧不清,她开口说话了,虽然少女与威廉的距离只有一楼之隔,然而在威廉听来,她的声音却显的无比遥远。

  “你是谁?”少女的声音缓缓降落在了一楼的大厅之中,如同滑翔的羽毛一般。

  “英雄鲁道夫·锤子的后代,威廉·锤子。”威廉·锤子浑厚而充满正气的声音在大厅中引起了回响。
  “你与那些人一样也是来杀我的?”少女问,声音中找不到丝毫的恐惧。

  威廉·锤子犹豫了一下,“是的”他说,“如果真的是你杀死我的父亲的话。”

  在微弱的烛光之下,威廉看到少女似乎是微笑了一下,随后便随那盏烛台一起的消失掉了。威廉忍住左脚伤口为他带来的痛楚,小心翼翼的一级一级沿着楼梯爬上了二楼。三条走廊汇聚在了楼梯口处,它们无一例外的延伸到了驿馆的黑暗深处。威廉知道,那名褐色头发的少女就在这三条走廊中某一条的尽头守侯着,她的手中握着他此次冒险的全部意义,他必须找到她。

  威廉选择了左手边的那条走廊,他总觉得那条走廊对自己有一种强烈的召唤感,于是他便义无返顾的沿着这条走廊走向了那一片黑暗之中。他的脚步此时也变的小心而谨慎了起来,他的谨慎为他免去了不少的麻烦,于是在他的身体没有碰到那根细如发丝的那条钢丝之前,无数的机关并没有能够将他抓住。

  铁笼从并不高的上空掉下来的同时,气势汹汹的火墙便点燃在了威廉的四周。它们在一瞬间亮起,并期望在片刻之后便将威廉吞没,让他体的的英雄之血在高温之下默默蒸发,消散在寂寞的空气之中。威廉在熊熊大火面前变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挥剑砍向了牢笼的栏杆,可是一阵貌似激烈的火星闪过之后,栏杆却依然还是完好无损。威廉在徒劳的乱砍了一阵之后终于放弃了希望,他周围的大火与他的结局一起向他逼近,他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敲击在剑身上,而后随着剑刃缓缓的流淌下来。威廉的目光穿过了熊熊大火,他似乎看到了那个褐发少女就站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上欣赏着一个人死亡的过程,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似水。

  高温已经让威廉·锤子的神智变的不再清醒了,他似乎随着时光之舟逆流而上,回到了他童年的岁月。穿着宽大袍子的奇怪老人哼着奇怪的音乐走进棒槌村的那个遥远的午后在时隔多年之后又一次恍然出现在了威廉的眼前。老人在得知威廉的身份之后便微笑着将一段咒语传授给了威廉。“这是一个初级的冰系的魔法,他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起到他应有的作用的。” 老人在说这段话时所露出的先知一般的微笑,在经历了岁月之河的层层冲刷之后,依然如同在清晨摘下的水果一般清新。

  那段曾经在老人嘴唇间一次又一次流淌出来的咒语在威廉的脑海中已经模糊,威廉试着念出了那段法术咒语的前几个音节,可是他所期望的寒冷并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于是他将其中的几个模糊的音节作了改动之后又念了一次,可是仍然没有任何的效果。威廉的希望在一次次的实验之后变的逐渐渺茫起来,他抓住已经非常烫手的铁笼栏杆,再又将修改过一次的咒语念出一次之后便绝望的喊出了一句:“芝麻开门啊!”

  漫天的风雪伴随着威廉绝望的叫声突然降临在了二楼的走廊的上空,它们呼啸着把火墙在瞬间熄灭,铁笼的栏杆因为温度的急速下降而便的脆弱无比,威廉轻松的便将已经结了冰的栏杆打了个粉碎。重新获得自由的威廉将剑身插在地上,灼人双目的火光在他的眼中渐渐褪去,黑暗重新占领了幽长的走廊。威廉像一个疲惫的老人一样靠着剑身大口的喘着气,那句错误的初级冰系咒语加上一句“芝麻开门啊”竟然构成了一句正确的高级冰系魔法,这样的误打误撞令威廉·锤子避免了与二十年前的父亲同样变成一团焦碳的命运,这一切如果不像梦的话那又能像什么呢?

  劫后余生的威廉·锤子并没有在这段差点要了他的性命的走廊中停留太多的时间,命运便又一次催促他前行了,母亲与村民们期盼的目光在他的身后不停的闪烁着,他没有丝毫停下来的理由。

  在离开了那条漫长的走廊之后,威廉又开始了对褐发少女的寻找,他与褐发少女就像是两条二维空间中并不平行的两条直线,无论距离是怎样的遥远,然而最后一定还是会相交的。于是,英雄的后代威廉·锤子在逃离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之后,终于来到了一扇红色的门前。他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那扇门,一间十分宽敞的房间便展现在了威廉的面前。

  “不愧是英雄的后代,你果然有走来到这里的能力。”褐发少女动听的声音又一次萦绕在了威廉的耳中。

  威廉没有说话,他右手持剑,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像少女逼近,杀气清清楚楚的写在了他的脸上,他恨不得身披双翼飞身过去一剑结束她的姓名,同时也结束掉自己背负了二十年之久的沉重命运。然而雷电就是在这时炸响在他的头顶上面的,他缓缓前移动的脚碰到了褐发女子面前不远处地面上的一颗五角星图案的边缘。威廉·锤子丝毫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大英雄鲁道夫·锤子在二十年前便在同样的地点在几乎相同的闪电下面走完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步。

  凄厉的闪电劈在威廉·锤子头顶上面的时候,褐发少女珍妮·素素并没有在相同的地点看到自己的义母苏菲·素素二十年前看到的景象,英雄的儿子威廉·锤子并没有像他的父亲一样以一种面目全非的姿态倒在她的面前。相反,闪电的光芒笼罩在了威廉的身体周围,他的面孔中又增添了更多的威慑力,庄严的仿佛能够驱散世界上所有的黑暗。

  十五年前,身穿着宽大袍子的老人在鲁道夫·锤子遗留下来的盔甲面前念动了奇怪的咒语,那副盔甲便慢慢的泛起了淡紫色的光芒。“它现在有了防雷属性。”老人站在玛格丽特·小芳与年仅五岁的威廉面前微笑着说,“总有一天,它会起到应有的作用的。”

  十五年前的一个傍晚,身穿宽大袍子的老人离开了棒槌村走向了夕阳的方向,老人的歌声回荡在天际之中,同样也回荡在了十五年后威廉·锤子的脑海中。威廉一步一步的接近少女,少女的容貌在他的眼中变的逐渐清晰起来,少女的双眼盯着他逐渐逼近的剑,平静的令人吃惊。

  “你的父亲死在了我义母的机关之下。”少女的声音如同表情一般的平静,“你的父亲全副武装而且一身武艺,而我的义母除了驿馆中的机关之外什么都没有。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卫,就像我所对你设下的机关一样。”

  褐发少女的脸庞已经清晰的出现在了威廉的视线之中,那是一张无助然而并不软弱的脸。“我现在真正是机关算尽了,想要报仇的话你随便吧。”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了平静的微笑,“然而我始终不明白,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值得像你这样的所谓的英雄们三番五次的前来纠缠不休?”

  威廉·锤子握剑的手在少女的面前突然颤抖了起来,他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将手中的剑刺向前方。刚才少女的话给让他几乎无言以对,说实话,在棒槌村慢慢成长的这二十年中,似乎并没有听说过他现在脚下的这座黑暗驿馆给村民们带来了任何的麻烦,于是一直支撑着威廉报仇的精神支柱似乎在一瞬间便轰然倒塌了。他呆呆的站在少女面前,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走出村庄的时候站在村口的母亲与村民们,他们的轮廓开始渐渐模糊了起来。

  “我的义母在三年前去世了,她走之前将所有的机关的使用方法都教给我。”少女珍妮·素素说,“我只用它们教训过前来威胁到我的我安全的人们。你是第一个能够闯过所有机关的人,因此死在你手里我也无话可说。”

  威廉·锤子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他的内心如同泡在胶水中的线团一般混乱不堪,他紧盯着面前的少女,最后把剑狠狠的往地上一插,同时从胸腔中发出了垂死的野兽一般的怒吼。那把曾经在鲁道夫·锤子手中砍倒了无数妖魔的利刃,现在就插在少女珍妮·素素的面前倒五芒星的正中央,像是海上行船的一根桅杆,在风雨中飘摆不定。 

  似乎又是很多年过去了,时光的河流从来不曾停止过流动,一些逝去的人和一些逝去的事就淹没在了河水中,无声无息的流走了。多少年之后的棒槌村里,村民们依然会想起距离村庄五十二公里处的黑暗驿馆在一个春天的黎明轰然倒塌的遥远往事,他们在夕阳的余辉下围坐在一起,纷纷谈起他们记忆中的那个黎明,他们说那天早上黑森林上空突然闪出了一道白光,而后便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黑暗驿馆的历史也像那天清晨太阳升起之后黑森林中的弥漫着的雾气一般烟消云散了。棒槌村的村民与新一代的英雄威廉·锤子的母亲一起站在村口,他们沐浴着新一天的阳光,心情无比舒畅,他们满眼期待的向着黑森林的方向望去,等待着威廉·锤子的回来。然而他们当时谁都不知道,威廉·锤子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

  威廉·锤子在棒槌村村民们中间流传的故事中活了下来,在那些故事中,他和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了举世无双的英雄。然而人们谁都不会知道,多年以前的威廉·锤子在黑暗驿馆之中所度过的最后一段时光,究竟是怎样一副光景。又好事而胆大的村民曾经进入黑森林寻访过黑暗驿馆的遗址,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威廉·锤子的斗篷碎片。那片碎片飘扬在天空中,慢慢被时间的微风吹回到了驿馆倒塌那个黎明的前一个瞬间。

  威廉·锤子在仰天长啸之后便听到了回应,整座驿馆都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威廉有些迷惑的看了看少女珍妮·素素的眼睛,他在那其中看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慌乱。

  “这,这可能就是义母在临终的时候说的那个‘最后的机关’。”珍妮·素素说,“但她没有来的及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

  “你是说,驿馆即将被……”威廉·锤子已经来不及为驿馆的命运作出猜测了,他的脚下突然一空,低沉的呻吟声伴随着驿馆的碎片向他奔涌过来,他知道自己即将被淹没,他即将走向二十年前的父亲,走向村民们的传说中。




      


正在加载评论,请稍候…

相关文章
· [过期罐头]一个兽人的奥德赛
· 五一专题:人类,我们民兵力量大!
· 五一专题:侍僧,For the Lich King!
· 五一专题:小精灵,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 五一专题:苦工,被太阳晒得脸蛋黝绿黝绿的辛勤劳动模范哟
·《冰封王座》热键修改秘籍
· 暴雪失血:前副总裁BILL等4高层集体辞职
· 史上卖得最快的PC游戏《魔兽争霸3》
·《魔兽争霸3》请台湾玩家参访暴雪总部
· 《魔兽争霸2:黑潮》秘技修正
精品下载
图文推荐

街机式空战!《叛乱袭击者》
无尽的侧滑,《极品飞车:最高通缉》新图

舞乐齐鸣,13Free再推劲爆猛料

信长OL:万川集海-日本忍者专题